您當前的位置是: 中國泵業網 >> 焦點人物 >> 專家解讀 >> 王一鳴:進一步打破壟斷 放開石油等行業準入限制
王一鳴:進一步打破壟斷 放開石油等行業準入限制
發布時間:2018/3/12 12:00:46    來源:本站【字號:大 中 小】次瀏覽
        一、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勢在必行
        改革開放后,作為一個追趕型經濟體,我國借鑒日、韓等國家經驗,制定產業政策支持特定產業發展,對實現“追趕”目標和縮小與工業化國家差距發揮了重要作用。但也要看到,產業政策效果并不完全如意,比如,政府選產業、定項目,往往“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”,還帶來諸如行業壁壘、企業壟斷、市場分割、地方保護、不公平競爭、所有制歧視等問題,妨礙了統一開放、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形成。
        當前,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,產業技術實現跟跑、并跑和領跑并重,市場主體數量與日俱增,再按老套路用產業政策鼓勵特定產業發展,就會因政府信息優勢弱化,造成產業選擇失誤,加劇重復生產和資源配置扭曲。高質量發展,要從解決“有沒有”轉向解決“好不好”,迫切要求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,通過強化競爭倒逼企業提高產品和服務質量,讓落后企業退出,讓優質企業成長,真正讓市場“說了算”。
        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也要求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。“去產能”,淘汰落后企業不能由政府“點菜”,兼并重組不應搞拉郎配,必須依靠優勝劣汰機制,讓“僵尸企業”入土為安,讓優質企業做大做強。有競爭才會有創新,有競爭才能最大限度地激發企業家精神和創新活力。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,也有利于國際社會更廣泛認同我國的“市場經濟地位”。
        二、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要把握好幾個關系
        一是正確把握競爭政策和產業政策的關系。不能片面認為競爭政策和產業政策是完全對立的。只要加快產業政策轉型,不扭曲市場競爭,并將產業政策限定在市場機制失靈的領域,產業政策和競爭政策可以并行不悖。
        二是正確把握競爭政策和政府作用的關系。要競爭就會有企業退出市場,在人員安置、再就業等方面,恰恰需要政府更好發揮“兜底”作用,織牢社會安全網,管好市場管不了更管不好的事。
        三是正確把握競爭政策與其他經濟政策的關系。比如,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,對政府制定的市場準入、產業發展、招商引資、招標投標、政府采購等政策進行審查,是要確保這些政策符合公平競爭要求,而不是要替代這些政策。
        三、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要多管齊下
        一是要進一步打破壟斷。放開石油、天然氣、電力、鐵路、民航、電信等行業的準入限制,加大金融、教育、文化、醫療等服務業領域的開放。在總結試點經驗基礎上,全面推開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,清單以外的讓各類市場主體自主進入,公平競爭。同時,還要關注新興產業“贏者通吃”帶來的問題,制定新興產業監管規則,引導和促進新興產業健康發展。
        二是要加強監管機制建設。當前,最迫切的是要整合分散在不同部門的反壟斷執法職能,建立更高層級的反壟斷執法機構,增強獨立性和權威性,賦予其對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的公平競爭審查職能。
        三是要培育積極向上的競爭文化。加強宣傳引導,發揮典型案例作用,增強公眾公平競爭意識和法治觀念。尊重公平競爭的失敗者,在全社會形成鼓勵競爭、寬容失敗的文化氛圍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tupio.tw/figure_show-60825-1.html
轉載注明:中國泵業網
分享到:

熱點專題

更多
十三水棋牌游戏下载